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综合 > “扁担村”的文化演义——记路北街道隆湖村的发展历程

“扁担村”的文化演义——记路北街道隆湖村的发展历程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08:38:50

路北街龙湖村(官前街区)位于路桥市西北角。许多人过去称它为“杆村”,不仅仅是因为整个村庄在一条乡村道路的两边又长又窄,就像杆一样。也是因为解放前,大多数村民靠挑夫生活,很穷。

邱仁堂今年86岁,是龙湖村的老党员。说起以前的艰苦生活,老人回忆得很深,慢慢地说,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的家庭很穷。我经常从头到尾吃东西,很早就开始从事农活。那时,你出去的时候都是站着的,也就是说,你出去的方式基本上是泥路,下雨的时候你的脚会滑。也没有工作的地方。为了赚钱,我在家种菜,每天带着两篮蔬菜在扁担上走到黄岩去卖。每个篮子可以装100斤左右,一次一斤。卖完以后,我会赚大约1元钱。”

“‘一肩担家业,两肩担真情’,这是那个时代搬运工的真实写照。然而,咄咄逼人的长湖人队也在实践中形成了“努力工作和勇于承担”的精神。”龙湖村党支部书记罗国庆说。

2002年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来到龙湖村(当时叫官前村),他认真拜访了老党员蔡永岳,指出随着经济的发展,精神文化活动应该丰富,两条腿应该一起走。今天,“杆村”不仅激发了村民的生计,也激发了各地的“火花”文化。

文化建设呈现新面貌

走进龙湖村,笔直的水杉沿着村道矗立了近2公里长。位于观前路中心的观前文化大礼堂,是全村文化燎原历史的缩影。

这曾经是一个文化落后的村庄。文化礼堂的原址是一座建于1903年的寺庙。经过几次改变后,它开办了一所学校,住在知青中间,并作为大队的仓库。20世纪80年代初,该村筹集资金改造装满香烟的佛像。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在寺庙里食宿,经常生火做饭,既不卫生也不安全。

2003年,逐渐转变为集图书馆、舞台和门庭于一体的活动中心,也是第一批建在路北街的村级文化俱乐部。然而,当时的设施总觉得有点不够热:玩游戏后满是沙子的门庭经常被灰尘覆盖,书室里的书种类不那么丰富,舞台表演结束后长板凳被灰尘覆盖,没人在意。

2013年,村两委积极响应农村文化大礼堂建设,筹集资金重建寺庙,建设文化大礼堂、文化讲堂、文化走廊、体育馆、春泥规划活动室等场所。仙英昔日的香烟缭绕的寺庙已经悄悄地成为一个精神家园,来弘扬这一新趋势。与此同时,该村还将寺庙内的三个官方大厅改造成临时厂房出租。房租和村里的集体补贴将每季度发放给村里的每个老人,500元的“敬老金”,进一步获得所有村民对文化建设的认可。

由乡村历史走廊、民俗走廊、荣誉走廊、文化走廊和公告走廊组成的“五走廊”清晰地展示在文化大礼堂的外墙上,让路人纷纷驻足。记者们沿着跨度超过100米的走廊走着。村庄的纪念品、地理位置、历史沿革、村庄地形图、成就清单、道德红色清单、青年清单、长寿清单、金婚清单、前队员等内容在我们眼前慢慢展开。

“用文化消除愚昧”成为村民共同家园建设的真实写照。在文化的影响下,村子里打架、喝酒、赌博等社会不良习惯逐渐减少。近年来,该村还荣获“省级科普示范村”、“市级小康示范村”和“市级文化村”称号。

文艺汇演的“三宝”

龙湖村的文化活动包括“三宝”——太极、花鼓和门球。村子里和周围的村民都很熟悉这些“三宝”,村民们可以说话和表演它们。

记者从爱好太极拳的村民余彦明那里了解到,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,龙湖村很多人都在练太极,但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规范的团队。直到2005年太极拳队正式成立,村民们才开始广泛练习太极拳。多年来,村里有很多人保持着每天早上练太极的好习惯。

为了更好地掌握“武术”,太极拳队还特别邀请了上海、北京等地的教练到村里进行专业教学。当然,坚持不懈和不断学习是有回报的。太极拳队成员在各种武术比赛中获奖,“太极村”的名声越来越大。

花鼓调是随着时间积累的另一个宝藏。据村里的长老说,朱元璋在元末明初招募方国珍后,黄岩、路桥和温岭地区的10多万人被迫迁往安徽凤阳定居。移民想家,在清明节时经常伪装成花鼓。他们在回家看望祖先的路上卖歌曲。从那以后,花鼓调就传到了路桥。

解放前,龙湖村有许多村民靠打花鼓和唱歌谋生。大多数60岁以上的人都会唱几句花鼓调的歌。后来,这种文学形式逐渐不复存在。直到2007年,花鼓调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中被重新发现。40年后,村里的两位老艺术家再次在舞台上表演《武庚官灯》,非常受欢迎。结果,村子里出现了“花鼓热”。

另一个“三宝”——球门,由于发展需要,不能正常使用。但是村里的老人说这只是暂时的,现在他们正在组织队伍去其他村庄(住宅)进行交流比赛。铁路项目完成后,村两个委员会决定分别规划场地。

说起门球在龙湖村的流行,村里的一位老人王志全对此了如指掌。他说,球门不仅测试准确性,还测试耐心和可以增强身体。它是许多老人的最爱。“新翻修的门球体育场建在村子里,与文化礼堂结合在一起,非常专业,我们在这里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。”喜欢踢球的包师傅说。

“我过去经常去体育场,每周打几次球,每次打一两个小时。我经常和我的老朋友一起运动。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满足。”陈世福打门球已经有10多年了,他说自己老了,享受着村子里给予的良好待遇。他希望门球球场重新开放时能再次比赛。

以“乡村之夜”闻名的龙湖

“乡村之夜”也是龙湖村近年来大力建设的文化项目,受到村民的广泛欢迎。

每年的“乡村之夜”,村里都有1760多名村民一起参加战斗。今年,该村共举办了10多个项目,包括管谦大鼓、太极、越剧、三鼓班等龙湖村党总支第一支部书记郑建国说,经过仔细筛选,在“乡村晚会”节目单上一共选出了6个节目,“基本上每个人都写、导演、表演,谈论他周围的事情。”

“村民们积极参与“乡村晚会”的创作和演出。表演者分别是77岁和5岁。”郑建国说,在演出期间,不仅“演员”在忙着排练,而且许多“观众席”人员也没有闲着。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整理手头的东西,服装和道具一个接一个地摆放到位。随着“乡村之夜”变得越来越受欢迎,许多周边地区的村民也来观看并感受这一年的强烈气味。

王志全说:“过去,当庆祝春节时,每个人首先想到的是烧香和拜佛。现在不同了。有门球、大鼓、老年健身运动、女子排舞、花鼓等队伍。在一些家庭,妻子报名加入合唱队,丈夫加入太极拳队,老人是门球运动员。全家人,无论老幼,一起去战斗,在家都能享受“乡村之夜”。非常好。”

有了文化礼堂,村里不仅注重文化建设的“输血”投入,而且更加注重增强其“造血”功能。不仅设立了民间艺术活动室,而且还确定了一些年轻人向老艺术家学习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音乐,如花鼓调和道青。还设立了文化资源共享和广播室,开展科技视听教育和科普实践活动。

生动活泼的文化体育活动已成为村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"大手挥棒,大脚跳街舞"。村里不时举行歌唱比赛、春节联欢、灯谜、戏曲晚会、廉政故事等活动。它还在农村举办了四次农民文化艺术节和两次大型挑战赛。具有浓郁地方风味的农家“艺术包装”使全村村民都能享受文化盛宴。

“小”村在风格上也取得了“大”的成绩。该村选择并发送文学和艺术节目,并在体育比赛中获得许多奖项。在浙江农民“文化品种”100村竞赛中荣获“方群奖”。与温岭市天侯村合作的舞蹈《茉莉花》获得台州农民文化节基层俱乐部优秀团队表演大奖。此外,该村还积极争取路桥区图书馆项目设在该村,该村具有较强的文化氛围。

农村礼仪滋润着人们的心灵。

8月28日,龙湖村文化礼堂为18岁的成年人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仪式。李凯迎宾关丽...通过这个仪式,18个即将成年的年轻人向他们的青春致敬,感谢他们的父母,勇敢地面对他们的责任,实践他们美好的美德,开始全新的人生旅程,完成从“孩子”到“成人”的角色转变。

新兵将宣誓就职,他们的家人将被送走,为这次盛大的旅行干杯...今年对新兵的致敬也将在文化礼堂举行。就像前几年的礼仪一样,新兵们将在同伴和他们家人的见证下经历这庄严而光荣的时刻。尤其是,父母给新兵穿上军装,戴上军帽,互相拥抱道别的场景深深打动了观众。

早在2013年10月12日,观前文化大礼堂建成时,该村就迫不及待地要举行第一次仪式活动,即1999年的重阳节。在喧闹的人群中,穿着崭新唐装的老人在孩子们的支持下,走上红地毯,坐在文化大礼堂的上层,接受每个人的三次鞠躬。他们欢迎年轻一代上台喝茶、鞠躬、梳头、洗脚,并享用丰盛的生日晚餐...老人害羞的微笑总是充满幸福。

此外,还有一年前的仪式、问候和祝福仪式等。乡村仪式已经逐渐融入村民的生活,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。正如一位村民所说:“我的孩子参加了入会仪式,我的兄弟参加了成年礼,我的祖父参加了尊老仪式,我也作为观众观看了许多礼仪。”

“我们越来越重视农村礼仪的继承和发展。通过文化大礼堂这个平台,我们相继组织了许多不同的礼仪活动。在举办过程中,我们注重礼仪的文化内涵和仪式感,让村民接受熏陶。今后,我们将继续开展农村礼仪,打造龙湖特色。”郭国庆说道。

此外,龙湖村还建立了一所乡村艺术学校,探索“文化礼堂艺术学校”发展的新模式。龙湖村的监督员和培训机构相互配合。村支部书记是艺术学校的校长,村两个委员会的小组是学校的主要管理人员。路桥区文化中心和街道文化站的工作人员受邀进行联系和指导,培训机构聘请优秀的声乐教师进行各种艺术培训,将文化盛宴传递给群众。

"文化是美丽乡村的灵魂."贾国庆这样告诉记者。龙湖村在建设美丽乡村的道路上既有“面子”又有“衬里”,突出了文化建设。这种文化浪漫也将持续很长时间,并散发出独特的香味。




上一篇:粤16个地市已建立 心理危机干预队伍
下一篇:启动“整容”的帝王庙长啥样?现场多图来了
热点新闻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20fuel.com 中辐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